第十五届上海国际水展

上海国际水处理展览会(环保水处理/膜与水处理)

AQUATECH CHINA 2022

新展期敬请期待

上海 | 国家会展中心(虹桥)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热点 » 城镇污水处理20年:做大的诱惑

城镇污水处理20年:做大的诱惑

导读:供水、城镇污水、污泥等等不同的细分领域,在产业大势的沉浮之中,也都有着自己独特逻辑和发展故事。E20环境平台特别挑选部分领域,结合产业脉络,讲述领域发展以及代表企业的故事,透视产业规律。本期特别刊发城镇污水市场,供大家参考。

 

E20环境平台首席合伙人、E20研究院院长傅涛曾在《中国环境产业》说过:纵观数十年的发展与升级,环境产业就像一个伟大的传奇。公认有极大的前景,却从来没有真正壮大。如供水、城镇污水、污泥等等不同的细分领域,在产业大势的沉浮之中,也都有着自己独特逻辑和发展故事。E20环境平台特别挑选部分领域,结合产业脉络,讲述领域发展以及代表企业的故事,透视产业规律。本期特别刊发城镇污水市场,供大家参考。本文共分四部分,本篇为第三部分。

 

Part 3 做大的诱惑

 

随着部分先行企业的发展效应,让更多外部资本目光投向了这里。同时,由于民众对于环境质量的日益重视,从国家层面,也为治理效果定下任务表。

 

此后,《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出台,让环境治理进入效果时代;后续《城市黑臭水体整治工作指南》的推出,将民众感受和治理效果提上了新的高度,带动了水业市场迎来高速发展的新机遇,水环境治理成为市场热点。《城镇污水处理厂污染物排放标准》(征求意见稿)的发布,吹响了提标改造和污泥处理号角。《国务院关于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的意见》(俗称43号文),对2008年以来愈演愈烈的投融资平台模式举起了手术刀,PPP开始被委以重任,部委及各地方政府陆续推出PPP项目库,市场上掀起PPP热潮。

 

在一波政策的推动下,环境产业的风口大开。国际化、资本化、互联网、生态化四重力量推送环境产业变革与重构。单个项目投资发展到了十亿、百亿级城市投资,资本体量及杠杆不断加大。在此情况下,环境企业的雄心和规划也随着市场的变化水涨船高。但也可以看到,随着单体项目规模越来越大、资金需求不断增多、环保要求逐渐趋严,企业承担的风险也在加大。

 

06 东方园林引爆行业危机

 

早在进入环境领域之前,东方园林在园林圈内就已赫赫有名。让人津津乐道的,是2010-2013 年,东方园林实现了4 年十倍的飞跃式增长。

 

东方园林的掌舵人——何巧女,身高1.55米,脸上始终挂着笑容,却也带一种雷厉风行、强劲飞扬的气场,和她的企业一样引人瞩目。圈内熟知她从“盆栽公司”到“园林大鳄”的发展故事,知晓她为接通资本曾付出的努力及短暂失败,熟悉她时常说出的美丽愿望和豪言壮语。

 

从何巧女的过往言论中可以看出,她一直心存做一个“大企业”的英雄梦想。创业之初,她就自己许下一个愿望:要在中国100个城市打造100座美丽的公园。后来,她说:“我要让我的员工成为全世界幸福的员工”。她还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看到董姐姐(董明珠)之后,我想我还能再干20年!”

 

出于对大企业的执念,她甚至在20年前栽过一个大跟头。

 

2001年,“创业板就要推出了”这条消息像一剂强心针,打在当时的民营企业界里,引起无数人热烈的想象。激动的何巧女联系了好几家券商,每一家手上都有很多企业在排队。当时何巧女想,到2002年下半年,最晚2003年年底,东方园林就应该是一家创业板公司了。

 

为此,她几乎是没有克制地在全国各地承接项目。业务从苗木供应到设计再到施工,纵向一体化全线铺开。2003年,东方园林在12个省市承接了80多个项目,员工迅速扩张到700多人。而就在东方园林向创业板冲刺的同时,在纳斯达克泡沫破灭,监管层无限期推迟推出创业板。何巧女蓦然惊觉,在“上市”的迷梦中,公司扩展速度,无论资金、管理、人才,都远远超过了公司所能承受的极限。园林企业预付款很少,做每一个项目,都需要自己先垫资。接下来便是主动战略收缩:撤掉各地的分支机构,无力完成的合同立即终止。往日聚集在她身边的众多人才迅速地风流云散。

 

直到2009年,东方园林上市终于排上日程,何巧女终于品尝到资本市场的果实。成功上市后,东方园林开始创造4 年十倍的增长神话。2010年8月20日,东方园林还在盘中价涨到了历史最高的229元,成为了当时的A股股王。东方园林也成为继贵州茅台、中国船舶、山东黄金、神州泰岳之后,第五支A股200元股,被并称为A股200元五虎。

 

“我有一个很宏伟的理想,上市的时候我说要五年十倍,十年千亿。虽然后来不能经常说,但是在我心底里,在我们董事会里,一直坚持这么一个理想。”上市后三年,何巧女在某次接受媒体采访时候吐露。但紧接着,何巧女千亿市值的梦想便遭遇了园林行业的整体不景气,各地新城开发停滞,东方园林暂时陷入困局。

 

自2013年起,东方园林以城市水生态修复为突破点,开始了从景观向生态的战略升级。到2014年,东方园林生态业务收入已初步形成。这一板块收入较上年同期增加了109.14%。虽然金额并不多,但这成为了东方园林迈向环境领域、一步步转型成为环境企业的起点。

 

2014年,49岁的何巧女在制定5年计划的时候,曾经纠结自己是否要隐退,年轻的时候,她曾在每天工作16个小时的强度下创业,即使年近50岁时,她的工作方式仍然保持着“612”——每周6天,每天工作12小时。但作为一名年近50岁的女企业家,她也会犹豫,自己是否已经老了。她甚至选择信佛,去寻找内心的平静。

 

但信佛的何巧女没有变得“佛系”,她转身就给东方园林制定了一个相对激进的“5年千亿”战略计划——要进入5个领域,并在第10年的时候要打造5个千亿市值的目标。

 

战略升级后的东方园林将2015年至2019年定为二次创业期,并一手打造了新的三驾马车——生态治理、环保、文旅。2015 年,公司调整业务,向海绵城市建设等生态环保领域战略转型,开始二次创业之路。

 

带着园林领域积累的雄厚资产而来的东方园林,成为了备受环境产业关注的“野蛮人”。2015年时,东方园林的市值约380亿,兼有生态环保、婚庆、苗联网、金融等多个业务版块共同发力。而环保是东方园林是2015年重点发力的板块。在水生态领域,东方园林创立以水资源管理、水域污染治理和水域生态修复,以及景观建设为核心的“三位一体”综合治理模式,并已进入100个城市。

 

应该说,东方园林是环境行业的一项奇迹,也是一个异数。它进入的时机、选取的切角都精准地踩在了政策的鼓点上。

 

2015年,海绵城市和PPP推广政策的密集发布,一方面缓解了地方财政紧张的压力,通过引入社会资金、政策性银行加速放长期贷款等方式解决了项目资金来源问题,另一方面,迫使地方政府积极投入海绵城市建设,为东方园林创造了新的万亿级别的生态环保项目建设市场。

 

在市政水处理市场渐趋成熟后,“水环境项目”似乎正在成为新的必争之地,动辄几十亿的水环境大单让产业短时间内迅速显得生机盎然。此时,对于产业来说,海绵城市及水环境还是一类新概念,对于这一大片新市场,应该怎么做、如何才能做好、企业应加强哪些能力,即使是环境领域的老牌企业也不甚明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一早选定该领域的东方园林,和行业里的竞争对手几乎是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2015年8月,在东方园林迁址庆典暨战略发布会上,何巧女更加具体地宣布关于未来的宏伟蓝图:“3至5年内,东方园林生态股份的市值将达1000亿,成功跨入生态环保领域TOP5。至多10年,东方园林投控集团将冲刺5000亿市值,打造5个不同领域的千亿市值公司。”

 

何巧女对于环境产业非常看好,为此她声势浩大地投入了大量资源与精力。这一年,东方园林发布的收购计划包括:拟作价14.64亿元收购申能环保60%的股权,涉足固废处理(含危废);拟购买中山环保、上海立源各100%股权,合计交易对价12.75亿元。通过此举,东方园林将进入水处理行业。

 

“今年,东方园林在并购环保公司方面投入了30多亿,明年后年准备还有投入两百亿。”在2015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何巧女表示。

 

从2015 年东方园林新中标项目来看,生态环境PPP项目虽然数量不占优,但中标及合同金额均已大幅超越传统景观项目。

 

2016年,东方园林还进行了第二次更名,公司全称从“北京东方园林生态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北京东方园林环境股份有限公司”。园林-生态-环境,每次更名,都是其定位和未来业务涵盖的变化。自此,这位跨界而来的野蛮人,正式成为完成深度转型、聚焦环境领域的行业企业。

 

PPP+水环境,让东方园林成为产业内较耀眼的明星企业之一。2016年环保企业上市公司中,东方园林、首创股份、启迪桑德成为订单额较高的三家企业,其中东方园林更是以344亿元的金额一举夺魁。到2017年初,何巧女公开表示,预计到春节前后,公司中标的PPP项目所涉及的总投资额有望达到1000亿元。

 

强势跨界的东方园林,震撼了产业内多年的土著们。它至少带来两个讯息:一是“还可以这么玩儿”,二是“环境市场真大”。东方园林之后,行业里关于野蛮人跨界的“潘多拉魔盒”仿佛正式被打开,包括中车、中信、葛洲坝、中交建、招商局等各路巨头陆续跨界而来。与之相伴的,还有风起云涌的收并购。据统计,2015年的环保行业,共发生并购案例约120起,涉及交易金额超400亿元,大幅高于往年数据。

 

原本以民营中小企业为主的环境产业,开始逐渐加入了新品类的重狙型玩家,一起将产业的热闹氛围推向高潮。

 

后面的故事,却不尽如人意。随着整体经济下行,金融紧缩,很多大肆扩张的民营企业开始遭遇了“冲动的惩罚”:2018年5月21日,东方园林公告称,10亿元债券计划最终发行0.5亿元,导致股价大幅跳水,一度逼近跌停。此次事件,也被业内称为推倒PPP市场大跃进多米诺骨牌的开始。

 

在此之后,东方园林资金困局被媒体曝出。水务行业其他同类公司也相继出现曝出资金危机。即使国家紧急出台纾困资金,但在经济大形势下,不少企业最后仍不得不断臂求生,向国企或央企转让股权以获得活命与支持。

 

事后,不顾及现金流的狂飙突进与冒险投机成为行业总结的血泪教训,而东方园林,曾引发的狂潮也如烟花一般消散在产业发展的进程中。但一切都要继续。

 

07 11家名企鏖战温州地下污水厂:低价竞争端倪初现

 

事后诸葛亮,不受尊敬,就在于他没有突破当时的迷雾。火热的市场,离不开狂热的竞争。风险也在其中孕育,只不过,那时候的诸葛亮身在事中,或不得已。

 

2015年的水务市场,温州中心片污水处理厂迁建工程BOT项目是一块不可多得的肥肉。这个项目设计总规模为40万吨/日,被称为亚洲最大半地下污水处理BOT项目,总投资6.8亿元,采用半地下全封闭式。根据规划,新厂上面将会建一个体育休闲公园,建成后可饱览瓯江景观,并分为高尚运动区、郊野体验区、人文风采区和生活康乐区,成为滨江商业中心的一站式体验性运动休闲区。

 

由于该项目规模大、示范效应强、投标门槛高,所以自中国水网发布项目预审公告伊始,便引起了行业的广泛关注。

 

2015年8月7日,该项目在温州市行政审批与公共资源交易服务管理中心公开开标。评标结果显示:

 

第一中标候选人为杭州钢铁集团公司中铁四局集团有限公司广州市市政工程设计研究总院(联合体),投标报价0.727元/立方米;

 

第二中标候选人为重庆康达环保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天津市市政工程设计研究院中国建筑第七工程局有限公司(联合体),投标报价0.787元/立方米;

 

第三中标候选人为北控中科成环保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建筑第五工程局有限公司中国市政工程华北设计研究总院有限公司(联合体),投标报价0.818元/立方米。

 

在结果公告同时,一份项目的开标记录表在网上也被广泛传播。据中国水网多方了解,很多业内人士确认了记录表的真实性。据记录表显示,在三家入围企业之外,还有中国光大水务有限公司、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公司、山东水务发展公司、云南水务投资股份有限公司、鹏鹞环保股份公司、天津创业环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北京碧水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市兴蓉环境股份有限公司8家企业联合体参与了项目竞标,名企云集,鏖战激烈。

 

在如此激烈的竞争中,最终该项目以花落环保产业的“门外汉”——杭州钢铁集团告终。这项结果在水务领域引起了极大的关注与讨论。

 

醒目的影响因素便是价格。竞标资料显示,在项目总投资方面,11家竞标企业的平均价格为8.83亿,最高报价与最低报价相差近4.93亿元。其中杭州钢铁集团联合体报价最低,约为6.80亿元;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联合体报价最高,约为11.73亿元。

 

面对如此价差,有分析人士认为,中国目前知名设计院均参与了设计,而造成竞标者4.929亿价差的原因很多,比如设计工艺路线不同、池体不同,以及参与组合地下建设和地上建设的经验等,都会形成项目投资的价格差异。

 

对于报价最低的杭州钢铁集团,也有行业人士认为,相对于环保企业,在项目建设方面,杭钢自产自销钢筋及钢管,成本优势明显。而这一成本优势能否弥补如此巨大的成本差异,杭钢内部的财务制度约束对此是否放开,也引发了不少争议。

 

此外,11家企业的污水处理基本单价报价也同样差距巨大,其中杭钢联合体报价最低,0.727元/立方米;山东水务发展公司联合体报价最高,为1.660元/立方米,二者每立方米相差0.933元。

 

在华夏时报的后续跟进报道中提到,一位参与竞标的人士测算,如果没有0.35元/立方米,很难覆盖电力、药剂、人工、用水等成本,再加上大修、管理费、财务成本等,低于0.4元/立方米根本做不了。而按照该项目40万吨的规模计算,一般来讲,水价应该是0.4元乘以3,也就是1.2元/立方米。考虑到竞争激烈,在尽可能降低建造成本和财务成本的前提下,0.8元/立方米也是一个惨烈的“合理底线”了,而杭钢0.727元/立方米的报价则已击穿这一底线。

 

在温州一战成名的杭钢,也是行业内诸多跨界而来的“野蛮人”之一。

 

在2015年3月,杭钢股份发布重组预案称,将置出半山钢铁业相关资产,置入宁波钢铁有限公司100%股权、浙江富春紫光环保股份有限公司87.54%股权、浙江新世纪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97%股权、浙江德清杭钢富春再生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此外,公司拟募集配套资金总金额28亿元,用于紫光环保污水处理项目、宁波钢铁节能环保项目等。

 

杭钢股份拟通过重组,转型升级为“以钢铁为基础,涵盖环保、金属贸易电商平台及再生资源业务的产业和资本平台”。到了2016年,杭钢的转型战略更进一步:牵头组建浙江省环保集团,将重点围绕以污水处理为重点的“五水共治”,以控烟气为重点的“五气合治”,以清淤土、治渣土为重点的“五土整治”,拓展水处理技术、水处理运营管理、环保装备制造、大气污染治理、固废处理等业务。成立之初,浙江省环保集团还设立了一项发展目标:力争到“十三五”末成为年销售收入300亿、利润超50亿元的大型环保集团。

 

这一时期,持续数年的钢铁产能过剩达到极限,亏损之巨已难以为继。建立退出通道以及相应的退出机制成为钢铁行业的当务之急。转型危机之下,部分钢铁巨头将目光投向了环保。几乎是同期,与杭钢同样尝试转型、涉足环保的还包括太钢、首钢、重钢等多家钢铁企业。

 

同样的情况还发生在建筑行业。这些国资背景的巨头企业涌入环境产业后,迅速拉低了行业项目的建设回报率,冲击着行业内原有企业的生存空间。于是,在跨界潮之后,过热的环境产业迅速进入了低价竞争时代。在温州地下水厂之后不久,便接着出现了北排以0.39元/吨的价格中标安庆市城区污水收集处理厂网一体化PPP项目,价格的断崖式下跌震惊业界。

 

而这一时机,环境技术及运维管理技术,尚未有跨越式突破,环保行业融资的财务成本及税费普遍增加,环境治理设施持续提标改造,市政环境基础设施项目并不具备全面降价的广泛基础。

 

“对这样有市场影响的水务投资项目的竞价来说,合理性和风险可控性已放在第二位了,许多上市公司赌的是近期的股市效应和未来与政府的第二次博弈的可能性。”行业人士分析。上市前的冲刺,以及先低价中标后“绑架”政府提价的生意经,构成了企业不择手段低价拿标的主要动机。

 

在过热的行业氛围下,在同行及市场的裹挟之下,低价成为了环境企业共同痛恨、却有时不得不为之的一种竞争手段。不计成本地拿标,为的是在产业浪潮汹涌更迭过后,还能保有一席之地。

 

参与其中的企业,或多或少也有一些兵行险招之感。这时候,为他们捏一把汗并尽力疾呼的,更多是业内专家及以E20为代表的行业平台。他们忧心低价竞争会毁了刚成长起来的环境产业,甚至有人判断,由于低价竞标的影响,行业两三年或将死掉一批企业。

 

08 卡车拉标书的阜阳水环境项目:资本狂欢的顶峰

 

2017年6月的一个周末,在安徽阜阳,水行业上演了一场“超燃”的PPP项目争夺战:在阜阳市城区水系综合整治(含黑臭水体治理)PPP项目(以下简称“阜阳水环境项目”)的述标现场,包括大型国企、水业龙头企业在内的57家竞标方 “磨刀擦枪”,展开项目争夺的最后决战,“现场气氛火爆,人头攒动。为拿下项目,所有标点从周六上午一直忙到次日凌晨3点,大家都很紧张。” 一位了解内情的专业人士表示。

 

现场还有更为壮观的景象:一投标单位在夜色中用卡车运送标书,标书整整装了三大纸箱。用卡车装标书,让不少常年参与项目的专业人士也大受震撼:“前所未见、标书用卡车装,规模罕见”。

 

当时E20水网固废网微信第一时间对项目进行了报道,并在后续进行了跟踪。首篇报道一出来,即引发数万浏览,成为当年观看次数较多的文章。

 

“可能因为这个项目涵盖内容很多”,行业人士表示,由于涉及治理的黑臭水体和湿地工程很多,技术方案复杂,且项目需要覆盖从设计到维护的全周期,因此投标内容比较繁多。

 

水环境项目是“水十条”、海绵城市建设、黑臭水体治理、PPP等相关政策催生出的水务新市场。这些项目通常金额巨大,大得惊人:如2016年中电建中标的深圳市茅洲河(宝安片区)水环境综合整治项目投资金额达123亿元,通州水环境治理系列项目投资总额合计约280亿元。

 

这些项目可能玩法多样,同样叫“水环境”的项目中,可能有的包含农村污水及垃圾,有的包含多个污水厂项目,有的则是公园、湿地、城市改造工程等;项目中标方也是多种多样,包括建筑工程类公司、市政建设公司、财大气粗的央企、有一技之长的环境企业……都有机会从中分得一杯羹。

 

水环境项目描绘的大视角和想象空间,吸引着环境产业在市政领域苦战已久的水务公司。阜阳水环境项目便是其中令人心动的果实之一。

 

该项目于2017年04月18日发布资格预审公告。项目共分三个标段,标段一、标段二涉及泉北、颍东片区、颍西片区三大片区的45条河道工程、25条河道景观工程、289.5公里截污管道、112座桥梁以及一二十座调蓄池、蓄水闸坝等工程。标段三包括凤凰湿地、明镜湿地、东部湿地和白龙湿地4个湿地,总面积18km2。三个标段预估投资分别为:49.91亿元、60.76亿元、30.66亿元,总投资规模逾140亿。

 

申请人资格方面,以标段一为例,申请人需满足的核心指标便是净资产、融资能力、业绩三项:净资产不低于15亿元,能够提供不低于45亿元的融资能力证明文件,拥有累计投资规模不低于25亿元水环境治理项目建设(投资建设或自行建设)业绩或运营业绩,其中至少有1个投资规模不低于8亿元。

 

对于这样规模的项目,可以说对项目申请人的资格要求算不上严格。涉足该领域、满足条件的企业并不少见,这便出现了环境领域项目招标中罕见的经典一幕:参与的竞标方共有57家,因有些投标方分别参与了三个标段的竞标,预估实际参与投标联合体有30多家。

 

“基本上你能想到的名企都来了”,如中国中铁、中交、中电建、北排、首创股份,碧水源,东方园林,铁汉生态、国祯环保等等。开标现场人头攒动的沸腾场面,再一次生动地展现了水环境综合治理PPP市场的繁荣、竞争的激烈。

 

3个月后,这个备受瞩目的水环境项目公布结果:中电建路桥集团有限公司、中国水利水电第五工程局有限公司、博天环境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中国电建集团华东勘测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联合体中标标段一;中国葛洲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中证葛洲坝城市发展(深圳)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安徽国祯环保节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市市政工程设计研究院联合体拿下标段二;中交上海航道局有限公司、东华工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中交第二航务工程勘察设计院有限公司、上海交通建设总承包有限公司联合体拿下标段三。至此,被50余家企业竞相争夺的132亿的阜阳项目终于尘埃落定。

 

尽管几年过去,这场热热闹闹的招标场景,仍然深刻地留在了水务人的脑海中。有人把它当作谈资,有人用它来进行反思。

 

从时间上来看,作为水环境PPP项目,阜阳项目出现的时间算是“中期”,但它更像是一场狂欢的顶峰。2017年9月13日,关于阜阳项目的系列报道在“E20水网固废网”公号中共收获了2.5万人次的关注度,此后,即便是单体规模90.58亿的芜湖污水PPP项目,关注度也不复往昔。

 

令人惋惜的是,吸引着一大波行业企业热情的这一类水环境项目,却还没有为这样的热情准备好足够成熟的模式框架。从阜阳项目的细节上,也能看到水环境项目的基本属性。如项目的中标条件中,包含建筑安装工程费下浮费率、可用性服务费绩效考核挂钩率、年运维绩效服务费、年可用性服务费四项。其中,后两项是中标企业的收入来源,而这两项的来源均为政府付费。

 

水环境PPP项目重投资、低回报、过度依赖融资和地方财政支付等属性特征,造就了一些以不断拿项目、融资发债、拿工程利润、再拿新项目的模式而发展的企业,它们随着行业浪潮迅速长大,又极易在落潮时候漂流跌宕,为日后行业的动荡变革埋下了隐忧。

推荐展会

ECO
FTC
智慧环保展
广东国际水展
北京国际水展